為了找一本書,翻了家裡所有書櫃,
書還是沒找到,卻發現我的詞選課本。

詞選,是大學很愛很愛的課,
就像同學部落格講的:
「老師的舉手投足散發著優雅氣息」,
這輩子,大概不會忘記有這樣一位美麗的女子,
在二十歲那年的周一午後,用輕柔卻又堅定的聲音,
帶著我們前往那個美麗而帶著淡淡憂愁的國度。

於是那本鄭騫編的藍皮的詞選課本,
也成了少數不用「質本潔來還潔去」的課本。
一頁一頁翻著,好像又回到那個詩意的場域,
老師一句一句陶醉地講解著,
穿越了時間,看到了馮延巳、李後主,
還有讓當時的我醉心地周邦彥,那句我確定不會考但是熱愛著的
「信妙手能解連環」。
(這句旁邊我寫了三句話,盲目的自信心、風雨總會留下痕跡、感情無價)

那句「大都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」,
有段時間總是像要完成儀式般每天念它兩次,
其實只是老師要補充晏幾道臨江仙裡的意境。

重點來了,這大概就是我書念不好的原因,
整本詞選課本除了大重點,我記的筆記,大概都是一些非重點。
韋莊的菩薩蠻,在「未老莫還鄉」這一句,我圈了還鄉,旁邊寫「一定要做的事情」;
馮延巳的生平簡介上面,寫「政治家一定要會分析心理」;
晏殊的浣溪紗旁邊有「美好的生命是無法逆轉的」。
都是當時老師對於詞的一些感慨,重點呢?重點呢?
我猜,當時我一定覺得重點在班上用功同學的筆記裡面,
要考試再去拜託一下好了。唉。
難怪書念不好!

真的只挑自己喜歡的記。壞習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fantyu 的頭像
infantyu

好。風景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