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和映函碰面。
回家捷運的路上發現了一大票的大學生,
(不要問我為啥在高雄坐捷運,我不會說的..)
好像是曾經的我們。
笑得很狂妄,活得很理所當然,
翹課也翹得義無反顧。

我突然有點想抹煞掉自己的記憶了。
每年每年,我都許願希望自己可以活得更充實,
希望自己能去挑戰一件不可能的事情,
於是,可能是去部落,可能是出國自助旅行,
也可能智障地去參加一些大家都覺得浪費時間的事情。

其實都有一點點想要回到過去。

我常常想到那些智障的過去,
可是也漸漸知道回不到過去了。

今天下午,和映函碰面之後,
帶著很複雜的心情向她道別。
我們都要走向不一樣的人生了,
見面的話題也不再環繞著過去,
那一年的青春,正好,
可是,已經越來越遠了。

DSCI0082.JPG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fantyu 的頭像
infantyu

好。風景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