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rmal_496c549364c12.jpg 

如果去年一路玩到掛讓人思考「活著」的意義,
那麼送行者無疑進一步地帶領觀者去看到死亡,
由死亡反過來思考生存的本質。

電影從一片白茫茫的雪景開始,大悟自言自語:「回到故鄉兩個月,每天都恍恍惚惚...」
然而卻隨著雨刷刷清眼前視線,一切茫然也跟著越來越清朗。

故事由一位被迫失業的大提琴手找工作,而誤當那棺師開始,
畏懼到接受,排斥到欣然,挫折到驕傲,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fantyu 的頭像
infantyu

好。風景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