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窒息了,
怎麼可以那麼精準、暴力,卻蒼涼?

 

生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 

〈墮胎者〉的書摘:

 

他殺氣騰騰的恐嚇自己的陰莖,或低聲下氣的求它,
「求你,求你站起來,進入我的女人,證明我對她的愛情」她呼喚的已經不是情欲而是,
以意志鞭笞肉體,把激情passion這個字,
逆著時間的向量推回,回到她的拉丁字根patior,成為「受難」

 

然而我跟他註定是要失敗的,因為我們還不夠蒼老到,
能夠,將愛情安頓在無欲的親人之愛當中

 

 

當一對愛人不再做愛,變剩下兩種選擇:分手,或是結婚。
但是我不想,不想從愛情動物變成婚姻動物。
不想。不想。我不忍心讓一對戀人──即使已失敗的戀人

──墮落成一對夫妻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fantyu 的頭像
infantyu

好。風景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