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掉楊牧,我最喜歡的是吳鳴。真的!

1240057095.jpg 
(大二那年的花蓮,西林國小,超喜歡那片大草坪的!)


多年以來,即使漂泊於異鄉,
吳鳴仍不斷地為自己的故鄉留下一些什麼,
不管是寫《歷史花蓮》的彭明輝,
還是寫《來去鯉魚尾》、《豐田和風情》的吳鳴,
詳盡地記錄花東縱谷下鯉魚尾的一切,
努力地補拾著位處「中心」民眾無法看到的一切,
實地與土地、人群互動,
並且積極且樂觀地為自己尋找適合的定位,
不遷就邊陲,卻也不附和中心,
在歷史的深度與自己的生命地圖中,尋找出一個定位點,
屬於生命最初的感動、永恆的風景。

 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