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論文裡現身的作家們都好勇敢,
好純粹。像王文進,像楊牧,像吳鳴。
他們那麼大聲地告訴別人,
他們愛花蓮的眾多理由,不管別人怎麼看他們。

 

老師問我,怎麼不把王禎和放進去呢?
我點點頭說會補上去,
可是不敢跟老師說,每次讀都被裡面的不純粹弄哭,
像是〈香格里拉〉裡的那個傻媽媽。
那塊土地裡面,有人在勇敢之外,多了些風霜,
讓人好心疼。

 

也許,我只能是一個安安靜靜的閱讀者,
但是,禮拜六要交了,王禎和,可以給我點靈感嗎?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