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年,到底有多長?
足以讓一個孩子,由天真可愛,到叛逆耍酷,
讓一個少女,由浪漫嬌羞,到百無禁忌,
六年,橫跨了我的大學四年。



528,是映函和他哈妮六周年紀念日,
(不要問我為啥記得,也是千百個不願意)
長長的六個年頭,
像個背後靈一樣,分享了他們的甜蜜與眼淚,
見證了他們的一切,
(張先生當兵時我也有參一腳)
無論如何,
很開心這兩個人幸福且堅定的走到這裡。

 

張先生,這六年來,
身為映函好朋友兼兩年室友的我一次宵夜也沒吃到,
你真是太超過了!
(張先生:再吃!再吃你就破百了....)
未來的每一個六年,請你記得,
真的很希望吃到「映函男友」送得宵夜。

 

曾小姐,這六年來,
已經在你的淫威下,練就一身好功夫,
無論你再怎麼閃都沒在怕的!
雖然你的閃光有越放越大越來越強的嫌疑。
希望下一個六年裡,
可以順利塞下你準備的伴娘服,
並且在宴客場合露半球。



給未來的張小羽跟張小函,
希望你們像把拔一樣會講話,又善解人意,但是要由衷,
像馬麻一樣有毅力,反應很快,但是不要常常虧于阿姨。



最後最後,準備了一首歌,
要給好久不見的張先生,
而這篇文章,要送給在半夜閃我的映函小姐。
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