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碩專班去了趟台北,去外雙溪。

想到好多事情,關於外雙溪,
回台中之後,開始翻箱倒櫃地找回憶。
好多事情,就真的是過去了。

我是個沒有回憶會死的人。

把當時在學長家準備考研究所的資料夾翻出來,
有那張為了從景美到士林再轉車的悠遊卡(下次去台北再拿去退),
有幫學長買麵包飲料的發票,
還有每次學長幫我們考試的考卷(不忍卒睹),
當時為了推甄的噁爛自傳,
還有我們的歌詞作業。

(我還翻到當年為了謝師宴事件,跟映函上課寫的紙條、
還有每次上課我們這群人傳的「等等要吃什麼」的紙條。)

我真的是一個很沒有秩序的人,開學的時候每科一個資料夾,
學期末它們就融為一家。

外雙溪的那段日子,很辛苦、很靠杯,
卻也讓我意外矇上了研究所。真的是:矇‧上‧的!!
每次去學長家的時候,都會經過東吳和故宮,卻連一次都沒進去過,
有時學長會開車載我們回景美,那條路就是這次去玩司機一直開錯的路。

學長每次都會說:只要被我罵哭過的,都會考上研究所。
我的研究所,真的是用眼淚換來的!
或許,寫論文的時候,意外地與過去連接,有老天爺安排的意義吧。
who knows?

老天知道,昨天司機開錯路的時候,多想叫他停車,
讓我進去有可愛小羊的店,買一杯溫溫熱熱的奶茶。
那是外雙溪記憶裡的美好。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