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至目前為止,加上之前無名的,
我的碩論日誌一共寫了五十篇,
真是一段漫長而讓人唾棄又帶著一點不知怎樣形容的日子。

之前蔡師兄說:
寫完之後會有一段空窗期,感到失落,
好像曾經做過什麼,又好像甚麼都沒做

在初審回來之前,的確有這種感覺,
於是碩論日誌也跟著停擺了二十一天,
過了一段沒有咒罵、沒有髒話,
還有點沒有目標的日子。

隨著初審回來、跟老師的瞇挺,
以及最後期限的確定,
我知道碩論日誌又要開始啦!

因為學校制度的關係,那個研究生發病診斷無法歸類現在的症頭,
度過了第二期,卻還要修改等口試本的誕生,
加油!

以下附上去年九月的碩論日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學佛的蔡師兄剛剛跟我說:
「正在寫論文的人都很寂寞」

所謂寂寞是:
即使身邊有很多人,也覺得只有自己一個。

實在太精確了,
然後蔡師兄又說:
「寫完之後會有一段空窗期,感到失落,
好像曾經做過什麼,又好像甚麼都沒做」


我不太懂那種感覺,好遙遠,
於是蔡師兄打了個比方:
那種失落的感覺,就像一夜情!
(好像曾經做過什麼,又好像甚麼都沒做~
感覺好像電視上演的酒醉被強暴)

(學佛的蔡師兄的比喻真讓人不懂,
難道他知道一夜情的感覺?)


希望不久後,我也能體會一夜情的感覺,
一起努力的大家也是。
我們要一起開啟生命中的另一項視野──一夜情的fu。

這是繼上次我把咪挺比喻做mc後,
讓人傻眼的另一項比喻!

 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