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一段,我這樣寫著:

然後,從沒有忘記,這輩子我是于阿瞇。
我以是于阿瞇而高興,因為她坦率、真誠,而且樂觀。

那時候的阿瞇,去哪裡了呢?
還是這一切僅是自傳上的官話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fantyu 的頭像
infantyu

好。風景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