籠罩了口考前的一個禮拜,
除了突然其來的兩種失去之外,
還有對未來的不確定,
口考的沒信心,
他媽的下下籤。


已經忘了上次騎車騎到恍神是什麼時候,
這個禮拜卻幾乎每天上演一樣的戲碼。
連罵髒話發洩的力氣都沒有。

 

對於死別無法吞聲,而太突然的生離也只能默默接受,
如果我太漠然,那是因為太在乎,真的。
緣起性空,也許是我一輩子都無法理解的。


而跟映函msn有一句沒一句的對話,
竟然成為唯一可以安定我的力量。
最可怕的還是愛哭包沒哭。 

最後,放上曾老師實習學校拍的創意影片 
呵呵

(我寫了一篇好香綺的文章..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fantyu 的頭像
infantyu

好。風景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倫
  • 你少自以為黃香綺了~他的文章更難看懂
    因為他是 詩‧人

    突然想起我是笨蛋這首詩...
  • 我也覺得寫得太白話,好....下次來隱晦一點

    infantyu 於 2009/06/25 01:38 回覆

  • 小小刀
  • 今天看紅樓夢,寶玉在抄家前說的,既然死去的老太太與林妹妹都不記掛著我們,我們又何必記掛著他們,過去的就是過去了,總沒有什麼東西能留下來,友誼、讀書的日子,記掛的人,又多少能留多久呢!
    別信鬼算命說的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