頹靡了幾天之後,
早上起來發現自己真的像鬼一樣,
要振作起來啦!迎向我的新加坡。

 

這篇文章,來跟大家分享去年的新加坡,
怎麼大吃大喝回來還變瘦。

 

首先就是運動,每天走的路大概都超過我在臺灣每年走的路,
所以中間那三天,大概就是三年,
磨薄了一雙夾腳拖,幾乎到快破的程度!
而最後一天樟宜機場的狂奔記,
大概就是在報應念大學都沒認真跑八百,
跑了二十幾個登機口!太可怕了。

1543487558.jpg 

 

第二個祕技,就是區別我跟映函瘦得多寡的大魔王了,
答案就是飲料。沒錯就是飲料!!
映函每天喝拉茶(奶茶)一至兩杯,
而我,每天喝椰子汁,整顆插吸管的那種(二到三粒),
除了含糖量較低之外,因為椰子性寒,
我的腸胃在經過五天四夜的椰子攻擊之後,
回臺灣得了腸胃炎,拉了三四天。

1543487542.jpg 
這是在中國城旁邊的熟食中心買的酸梅湯跟甘蔗湯 

 

所以去年的旅程,雖然大吃大喝了不少東西,
可是默默地瘦了三公斤。哈哈哈哈哈哈哈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附上去年的狂奔遊記:

 

這篇,我要講的是在新加坡讓我印象深刻的事,
嗯嗯,我想一輩子都不會忘記。


離開新加坡那天,我們搭12點半的飛機,
我們早早就辦好登機手續,
在出境區逛來逛去,兩人打算12點20再悠哉悠哉去搭飛機。


於是逛了鞋店,
還去名產店買了名產。
12點15分,兩人悠哉悠哉的搭電梯,
準備去搭飛機。
突然我看到旁邊的告示牌,
我們搭的飛機還有5分鐘登機門就要關了。
敘述文字是「5分鐘後登機門即將關閉」,
x...我們的登機口是a21,也就是說我們要在5分鐘內穿越一個大廳跟20個登機門。


接著,兩個女人就像瘋了一樣,
在樟宜機場狂奔。
太可怕了,該怎麼說那種感覺呢?
我只能說,我可能可以體會戰爭逃難搭不上火車那種感覺。
(事後我才知道,我們打算在5分鐘跑完的是樟宜機場的兩端)


映函跑在前面,
她說她跑到第5還是6號登機口的時候,
看到告示說,大概還有10分鐘才能到第21號登機口,
心裡面說不出什麼感覺。
附帶一提,除了託運掉的東西之外,
我們兩個手上有許多輕巧的行李,和剛買來的名產。


我ㄧ邊跑,一邊拉著快掉的褲子,
一邊咒罵樟宜機場沒事蓋那麼大要死。
跑到第8個登機口我就放棄了,
我很後悔大一跑800的時候都偷偷作弊不跑,
大二大三好像也都沒跑,報應來了。體育老師,對不起。


映函看我停下來了,反而跑的更快,
想說有一個先跑過去可以救另一個。媽阿,
這是患難見真情嗎?大感動,
因為我知道映函也是不愛跑步的人。


雖然有機場傳輸帶,跑起來還是很累,
雖然8號登機口之後我都用快走,
但是身心煎熬加上時間壓力,真的很恐怖。
快走到大概第15號的時候,
我真的快哭了,一直覺的自己會暴斃,
怎麼那麼累阿,男生要跑1600真辛苦,
突然對自己的性別有強烈的認同感了。
一邊在暴斃的恐懼裡,一邊還是要咒罵死樟宜機場,
x....大而無當....xxxxxxxx。


好不容易,大概到第18號登機口的時候,
看到遠遠的21號登機口,地勤還在,
登機口還沒關,人生有希望了。


不過在登機之前,要先通過x光檢測,
x....我們以為出境沒有檢查就沒有。
我們身上有粽子(在映函那裡),
跟榴璉炮芙(在我這裡),有可能被測出來的東西。
在機場之前,本來想說萬一真的不行,
我就當場吃掉。
如果他現在跟我說不行,那該怎麼辦?
榴璉泡芙是我的命耶!!
果不其然,那個馬來警察的確示意我,那個泡芙有問題,
英文不好的我又急又慌,一直用"肢體語言"拜託他,
還指著21號登機口比著飛的姿勢,
馬來警察還想講些什麼,
我拿起視之如命的泡芙,還有行李快速衝往21號登機口。
(聽映函說,在這裡她是拜託別人讓她插隊檢查的。扯,粽子竟然ok了。)


有吃到榴璉泡芙的朋友們,
請抱著感恩的心,那真的是我用命換來的。
事後我一直想到剛來的那一天拿著槍的警察們。


我是最後一個登機的,
所有的地勤工作人員都對我行注目禮,
還列隊。(感覺像在瞪我)
我上飛機後,他們就說都到了,可以了。
看了一下手表,12點25分,
花了大概10分鐘,跑了樟宜機場兩端。
這輩子大概很難再做到吧。


這是新加坡送我的最後一個禮物,太深刻了。
在飛機上大概有半小時是心有餘悸的。

結論:人在緊張及關鍵時刻,真的有無限潛能。
又,其實中間我很想擺爛,因為都出境而且劃位了,
新航應該會等我到了再飛。但是有點害怕被其他乘客行注目禮。
人生阿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nfantyu 的頭像
infantyu

好。風景

infant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